排污企业很狂,暗访记者遭打,有关部门很恼,舆论监督很痛

新宝gg平台

2018-02-12 15:57:57

文|马涤明

1月25日,河北电视台内参组两名记者暗访曲周县一企业排污时,遭多人围殴,摄像器材、个人手机、钱包被抢。其中一记者被施暴者捆绑,并恐吓扔水井淹死。调查发现,涉事企业挂着山羊养殖合作社的牌子,真实业务为喷塑。(2月1日北京时间)

此次暗访的记者肩负特殊使命――代表河北省委督查室进行督导暗访,但本质上还是在履行舆论监督职责,服务于社会公共利益。曲周警方透露,目前8名嫌疑人已到案,其中厂主杜新中等人被刑拘。而依法惩治违法者,保护记者人身合法权益和采访权利,给记者维权的同时,也是在给社会公共利益维权。

记者采访权有保障,可以放心工作、正常采访、敢于大胆揭露社会阴暗面,则社会公共利益、社会正义得以伸张;反之,若新闻采访环境恶劣,某些人暴力阻碍采访,殴打、拘禁记者,抢夺打砸采访器材无所顾忌,而记者们个个噤若寒蝉,则必是新闻监督第一线失守,损失最大的是社会公共利益。

河北电视台记者暗访的这家厂子,挂着“山羊养殖合作社”牌子,实际是在干喷塑的污染活。可按理说,远道来的记者都能发现的“挂羊头卖狗肉”的污染黑作坊,当地人不可能发现不了,但却没人管,原因无外乎两种情况:一是群众举报不管用,二是当地官员睁一眼闭一眼甚至充当保护伞。

事发后,所在地镇党委书记、镇长已被停职接受调查,我们不妨等一等官方调查结论。但有一个问题,或是不争的事实:若不是有记者来暗访,这家“羊头狗肉”的黑作坊不知道会违法排污到何时。那么,至少是当地群众不会同意阻碍记者采访,更不会同意对记者暴力相向,因为记者对违法行为的监督,符合群众的利益。官方依法严惩肇事者、维护记者合法权益,当然也是符合当地群众利益及社会公共利益的。

但不能不提的一个情况是,这一次河北电视台记者在曲周县被打事件,引起了省委的重视,省公安厅、环保厅均已派员督办。而我们更希望,这样的官方力度不应成为孤本,而应常态化、普适化、制度化――所有的暴力阻碍采访、殴打记者行为都能受到依法追究、及时处理。而一直以来,采访记者被打、被非法拘禁后,违法者逍遥法外,或是有关方面出来“和稀泥”,“协调”双方“和解”的情况,并不少见。

比如,2016年中国教育报记者在黑龙江甘南县采访学生营养餐问题时被派出所警察打伤且非法拘禁,但最终的“严肃处理”只是对打人警察作纪律处分,法律责任只字未提。同年4月,哈尔滨电视台一位女记者采访时,哈铁公安派出所所长率众民警将女记者按在地上暴打,并抢走了手机。

但上级调查结论是,打人的所长和民警违反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第三项“人民警察必须做到礼貌待人、文明执勤”的要求――还能再荒唐一点吗?打记者与“执勤”是风马牛不相及,殴打更与“不礼貌待人”扯不到一起。由此可见,一个在省委领导重视下的严惩打记者的力度,并非常态,而某种语境下的“记者高危”生态,仍不乐观。